「客人,需不需要幫您介紹?」

「不用了…」他稍微地瀏覽一下後面寫著品目的黑板,尋找印象中的名字,來自於他喜歡的一首歌。

「給我一杯焦糖瑪奇朵。」

想喝甜一些,最近日子過得太苦了。

那種細微泡沫上淋的糖漿,能夠麻醉部分神智,帶來溫暖的錯覺。

結帳後領了號碼牌,對於店員的沖泡技術毫不在意,轉身便筆直地走入吸煙區。

他左右探望,揀了個緊連玻璃隔間板的位置,這家連鎖咖啡店面的空間設計不良,全透明的玻璃板,讓隔間裡外擺放的桌椅,產生比臨桌還親密的關係──甚至就像是同一張長形桌子,只是中間架著一道無形的牆。

不過無妨他,在選位的那一刻是真沒意識到那麼多的,走進店來時正冷清,佔桌率低,而他也只是需要等一個人罷了。

領了咖啡,點菸,翻過吵嚷的政治新聞,緩緩吐出雲霧。

第二支菸,翻過婆媳問題的家庭版,緩緩吐出雲霧。

第三支菸,他終於發現隔著玻璃板的「臨桌」多出一張小臉。

那是一張惹人憐愛的稚嫩小面孔,水亮的眼瞳好奇地盯著他吸菸,粉色的雙頰豐厚彈性,小鼻黏著玻璃,在上面留下一圓水氣,他忍不住想朝這小娃臉上噴菸,瞧瞧小男生還是不是這麼一付不知天高地厚的表情。

終究他還是耐住了,將第三支菸在小娃面前捻熄,小朋友睜著無瑕的眼睛看他在菸灰缸裡左右壓擠,專注的態度讓他開始懊惱──自己類似不良示範的動作顯然不是個好教材。

畢竟有誰會想要在純白的天使眼前留下罪惡的一面?

他朝著孩子露出一個親切的微笑,要牽動那久未陽光健康的嘴角顯然難為,他仍然樂意為了素昧平生的小可愛遷就一番。

「好可愛的孩子!」身後一聲驚嘆,他等的她來了。

「嗯。」

「真想要這樣的小孩。」

我也想要啊……他看著她美麗的裝扮在心裡默想。

「可是…你能達成我這個願望麼?」她輕嘆了口氣。

「對不起…」

「這聲對不起,說得算遲了……」

「對不起。」

「但我還是很高興能聽見你說,親愛的。」

「我尊重妳的一切決定。」

身側的玻璃板流下一道汁液,他轉頭看見小男孩似乎是不滿被忽略,握起小粉拳捶打玻璃,口水黏到玻璃上,不知為什麼,原本該是很噁心的情景,由可愛臉蛋執行起來就只有「可愛」足以形容。

即將成為前妻的妻子也柔柔地笑了。「從吸菸室裡看這幅畫面,還真是罪過呢!」

「是啊。」

目光轉回妻子身上,他們倆的想法波長一直以來都是相近的。所以他也了解她的痛苦。

「為了孩子,我可以把菸徹底戒了。」

我想我也可以的……他看著她哀傷又堅決的神情在心裡哭泣。

「現在的我們走不出這個框框…所以,我會同意簽字的。」他沉聲道。

她嘗試過要領養,但子宮的渴望永遠是生命裡最無法割捨的激昂,她緊握住丈夫的手,垂下頭。「那我先走了,還得回公司。」

「路上小心。」

目送女人的背影,心裡的不捨教他好茫然,分不清是何滋味,他是雙性戀,但在求婚念頭產生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決定要呵護她一輩子,而可笑的是婚後他才知曉自己的殘疾。

「砰砰!」小男生張著無辜的眼睛和縮比例的手掌貼住玻璃,觀察著他糾結的眉頭與濕潤的眼,口形咿咿呀呀不知在說什麼,微微出露的門牙像兩棵白白的芽苗,一瞬間綻開的笑容恍若慈悲的救贖。

正當孩子敲打玻璃敲得不亦樂乎,便被一隻手臂攔腰抱起,他看見孩子的年輕爸爸強制抓住飛舞不停的手,一邊懷持歉意地朝他望來。

適巧眼裡蓄滿的淚就要落下,他不想被看見羞恥的一幕,於是佯裝不知地拿起報紙遮蔽自己的表情。

「先生!」

「啊?」一秒過後,那對父子竟跑進了吸菸區他的桌前。

年輕爸爸滿臉窘意,「抱歉抱歉,剛剛孩子打擾到您了……」

「沒關係。」漂亮孩子的父親果然也是個清俊的年輕人,他收斂起甫與妻子分手的情緒,點點頭。

「那個…您是老師吧?」

「……你…」經過三秒的判讀,他回想起初任教時的某一個學生。

那是一個成績優秀、眼裡睿智不同一般,自我風格強烈又儀表堂堂的學生。

「你這笨蛋!」他不由分說地抓起年輕爸爸的手往外走,「那裡是吸菸區,你怎麼可以帶孩子進去?」

「對不起老師,我一時心急就…」

「還有,你這兒子在我旁邊對玻璃又捶又敲很久了,你沒約束就罷,為什麼放他一個人在沙發上?」

「我…我去上個洗手間…」

「現在壞人這麼多!你這兒子又這麼可…『惱』!」

「對不起…」

「真是…一點當爸爸的自覺都沒有!一個人罩不住就應該跟老婆一起出來,他媽媽呢?」

「她……不知到哪裡去了……」年輕爸爸低聲地回了。

「什麼?………你…不是個聰明人嗎?」他驚訝地看著這位曾經中意過的學生,一時語塞,想繼續探詢,那個不該干涉他人家務事的理智線瞬時打住他的喉結。

「老師…不也是個聰明人嗎?」那雙大無畏的眼睛又看過來了,從以前他就老是被在講台下的他這樣質詢的。

「你…唉,好好對這孩子。」不便再多說什麼,他揮揮手走進吸菸區回到座位,繼續那杯未完的失溫的焦糖瑪奇朵。

年輕人撫著剛剛被老師抓過手處,彷彿有一股淡淡的餘溫,那令人懷念的身影依舊那麼堅強可靠。

年輕父親抱起兒子以臉頰磨蹭充滿乳香味的脖子,在小耳朵旁輕輕說:「你看,那是把拔最愛的老師喔!」

聲音很輕,只獲得一個似懂非懂的回應,年輕人笑了,抱著兒子走出咖啡店。






<完>
創作者介紹

五色月

ar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色芭
  • 阿之前春城的後半截咧?@@
    沒寫完就跑掉...
    然後又生另外一篇出來騷動人心...(瞪)
  • 這一篇比較會繼續寫....
    那一篇也會繼續寫....

    啊啊 可是我現在比較想寫的是精怪故事(扭)

    ariko 於 2008/02/27 15: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