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夜晚,月亮蒙黃地暈起絢散的柔光,坐著,風蓄滿髮茨彷彿神讖在耳畔流傳著,渺遠中似乎回蕩起亙古的跫音,那、是他從來未曾聽聞的天曲。

盛夏已盡,秋日將臨。當微顫的杏葉最後耐不住搔拂而落,在夜色中仍然可以循出飄旋的舞線,墜地時也許有輕歇的聲響……吸融成凋零的優雅音籟,向全身服貼過來,舒緩清涼,口齒間泌著香的酒露,讓人禁不住再斟酌一盞。

他又待在這裡到這麼晚,不想離去了。

手指有些酥癢地想拿起樂器彈彈按按,什麼都好,只是什麼都沒有,飛揚的心情 似乎受到了些許拖絆,忍不住輕嘆了口氣:「可惜了…」

幾點螢光贊同似地引燃起來,在夏末可稱絕殊異的情景在這裡一點都不突兀,大概連涼蓆會突然把他捲起來也不奇怪了……

「這麼美好的夜……」忍不住再舉起一杯至嘴邊,忍不住再嗟嘆一回。

「哪裡好啦…」一旁作陪的地主大人沒好氣地嘲弄起來,「一個瘋子在我面前唉嘆,一隻狗在五里外的十字路口吠叫,而窗邊的蟋蟀低沉卜算。還有不知道哪裡來的嚷聲,除了爐火灰燼跳躍的聲音,在哪條小巷裡說不定是被雨淋鏽的刀架前有個女人正被重重鞭笞著哭喊……」

「喂喂喂…晴明,你是故意的嗎?」博雅打了個顫,坐直了身形。

「…我只是說今天晚上一點也不平靜罷了,其實每天晚上都一樣。」不去看博雅瞪到銅鈴大的眼,因為現在幾乎已經忍悛不住。用酒杯遮住嘴邊可能會有的弧度,細長的眼睛依舊篤定和泰然自若。

「唔……」憨實的表情多了一分落寞。

「怎麼?」潔白的狩衣永遠沾染不上塵埃,一如著衣主人冷凝的清醒,京城首席陰陽師品著日前得手的稀世好酒,目光一邊向源博雅眉間難掩的焦灼瞥去,博雅向來是有話藏不住…但今日……

縱然泛著銀色水氣的明月秋波揭去了他早先的呆滯,但是那股隱含的煩擾還是裹足不肯散去……

「沒……」

「喔…沒事那還不快走。」無事樣地繼續風雅品酒,連抬眼都甭了。

「晴明…我們不是好朋友嗎……」果不其然聽到語音的浮顫,只是沒想到源博雅除了耳聽隱世祕曲會留下淚以外,眼瞳現下也開始濕潤了。

安倍晴明瞅著他至交的好友,嗯,看來似乎挺棘手的。

「我猜猜,是家務事?……還是女人哪?」放下杯盞,素手拖起腮幫子,眼裡的認真比不上滿溢的興味笑意。

「才不是!…不過算是家務事……」

「難怪你死賴著不走,原來是耍性子不想回去。」

這個好朋友是不是以損他為樂啊?源博雅埋怨地瞪了晴明太過明顯的得意表情一眼,「父親和長上對我說…我不該老是閒晃……」停頓了一會兒,像是下了很大決心地哭喪著臉,「…該成家了……」

「噗…」

晴明嘩然笑倒的樣子令博雅不滿地氣悶起來,「喂!你這是什麼反應!」居然還笑出眼淚來了?可惡!咕嚕嚕地灌了大口黃湯下肚。

「抱…抱歉…呵呵……」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地撫著看起來是笑疼的肚子,安倍晴明差點岔氣之餘仍絲毫無損幽芷般的靈雅,「果然還是女人吧!…呵呵……」

博雅睜大了眼睛,直勾勾的不滿全在他一杯一杯飲盡的酒水裡洩露無遺。

哼!

改變視點至酒壺的瓷白上,僵硬地再斟一杯。

「說得沒錯啊!一個為了聽琵琶曲兒在人家門外盼了三年的人,不是閒晃是什麼?」

「那是…」

明艷朱唇之下的利舌不饒人地繼續截話,「再說…三不五時就來找我這個陰陽師喝酒鬼混,全京城的降鬼事件全都要靠你來通消息了。」

「……」嘴一撇,又一杯。

「博雅…伏見的酒不是這麼個喝法……」喝悶酒是會醉的呵!

「………」假裝沒聽見,又一杯,甚至故作瀟灑地仰頭以杯就口。

「嘖嘖…這才叫真正的可惜哪!這種淺杯倘若傾斜酒就裝不穩了。」抿著嘴偷笑,晴明流轉的眼光迷離似地漾著星痕。

「咳!」原來沒事,被人一點破還真的嗆到了,博雅怨懟地看著身旁悠哉的好友,「晴明,你真不夠意思…」

「怎麼著、不然變個女人讓你娶?」

「你變的那些不是花就是紙、要不就是什麼蟲的…什麼時候會突然變回來也不知道……」有些模糊的視線讓他眨眨疲乏的眼瞼,好友似笑非笑的表情罩上了一層紗,醉了…還真的醉了…

晴明揚一揚細緻的眉,在月光披照下更顯白皙的膚色,映襯纖柔的五官,那黑瞳像遠處的隱爍篝火,令人著迷地閃著孤獨的明滅節奏,鬼神都要嘆息了,彷彿天人的魂,為何會在這人世歷經情冷情暖……

「不然你變…」語音輕得不知不覺,自喉間悄然飄升,博雅慨然地滑逸出口。

「呵……」

定定地看著晴明,半昏睡卻清楚,內心的雙眼盯住全然遺忘輪廓的臉龐,探向前,時光變得那麼深刻,極度的靜止流過周圍,「如果你是女的就好了!」這個結論下得連自己都吃了一驚,他他他…怎麼會說出這種話來?可是一點都不覺得有收回的必要啊~~唔…腦袋好鈍。

怕是醉了吧…從那慵倦的眼神得到證實,輕吐一口氣,不置可否地擺擺蝙蝠扇,晴明想起他們很久沒有喝到這麼醉。

而源博雅不曾如此近距離看著晴明的臉。雖然剛開始只是想看清楚而已,但是拉近時撲鼻的香氣和秀目中兩盞狐焰卻讓他掙脫不開了,「…如果你是女的就好了,你比我看過的許多女人還美,而且跟你在一起完全不需要著急或是故作姿態……」

「你剛剛不是一副急悶樣?」悶到現在醉了吧。

「…那不同……」博雅撫著額一邊在晴明身邊躺下,顧不得那麼多了,身體自然而然選擇舒適的方式。


夏末涼爽的夜讓天幕的星星更加燦亮。


「我是說真的,跟你在一起很好……」發出滿足的喟嘆,啊,這樣很好,忍不住稍稍活絡伸展了四肢。

「你的眼裡只有管絃古曲罷。」看著博雅老實的表現不禁也動容,在一旁一同伸長腿歇下了身,呵,今夜是真的貪杯…

博雅轉過頭,仰對正以微傾姿態在看著他的晴明,「還有你啊!」

笑,女人哪,偏頭想著自己到底哪裡像個女人,安倍晴明順手拈了一葉甫乘風飄至眼前的青黃。唇邊一抹剔透的上揚滲出足以令人屏神發麻的訊息。

「博雅,我真的像女人嗎?」

「唔…也不是說像……」他現在沒辦法用腦思考怎樣才能說明跟他在一起比跟女人有趣。那是一種用上一輩子也說不完的感覺。

「這麼說的人,你不是第一個呢!」鬆脫了烏帽子,露出了緊縮在裡面的黑髮透氣,舉手之間的天然魅力堪能構成朦朧的概念,眼角餘光得逞地瞥向那不知所措的慌亂,在失神的風景裡,結出一朵驟然冒出的花形,中空的白色包裹住幻象,必須要在合攏的瞬間完成所有的操作,雖然可以不用顧及到那麼完美;不過……笑,發現自己全身都在笑。

「不是第一個啊……」突覺聲帶的乾渴,博雅訥訥地啞著口,目光沒有從晴明手指上的髮絲離開。

撤解束髮,烏絲瀰漫地散至肩上,白練薄浮線綾櫻花紋樣的狩衣,攪至銷亡的迷惑,形成完整無缺的夢魅,安倍晴明摻了蓄意的神情,幽幽地欺至源博雅的上方,四目相交,明媚對上呆遲。

「這是你嗎?晴明……」無法確定…還是另一番把戲?酒精強摧著他思考不能…甚至已經無法呼吸了…

「你說呢?」索性把兩人之間壓縮到最短,晴明輕輕地伏上了博雅的胸膛,就這一晚,喝太多了的這晚……

唔…這不是紙人的重量…博雅迷迷糊糊地還能辨識出來,那麼、真是晴明了?溫溫地臉上漾了笑,手搭上重量來源的背脊,「嗯………」




夜霧向塵世沉墜的輕喟呵,尤其、皎月是耐於等待的,

缺了就圓了,夏天去了秋天就來了,春天也很快就緊跟著,

要用一生、來等待誰的展顏呢?




「你能陪我到多久………」安倍晴明自平穩的心跳聲中端起頭,望著博雅剛直淳厚的五官,此刻,也有那舒潤的柔氣。

「嗯…你的體溫涼涼的好舒服……」眼皮早已闔上,彼人喃喃入夢地沉吟。


安倍晴明緊攀住摯友寬實的胸膛咯咯地笑了。
創作者介紹

五色月

ar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riko
  • [晴明揚一揚細緻的眉,在月光披照下更顯白皙的膚色,映襯纖柔的
    五官,那黑瞳像遠處的隱爍篝火,令人著迷地閃著孤獨的明滅節
    奏,鬼神都要嘆息了,彷彿天人的魂,為何會在這人世歷經情冷情
    暖……]
    这一句真是太喜欢了~~好有味道啊~~~我心中的睛明就是这样的啊!
    太让我陶醉了......
    哨幽.....你的文字....真是~让人着迷....
    [夜霧向塵世沉墜的輕喟呵,尤其、皎月是耐於等待的,

    缺了就圓了,夏天去了秋天就來了,春天也很快就緊跟著,

    要用一生、來等待誰的展顏呢?]
    这样的感觉也是我非常喜欢的啊~~
    好象有一种[永远永远....]的感觉



    青涵冰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