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讓他看一眼…然後用一眼將她永生永世地記住……


隱身在扶疏的和式庭園,靜謐寧淡的氣息一如初見她的那個季節,在篩落的餘暉中他還記著與她摩搓手掌的溫度,夕露已降,溼氣漸漸泛上了衣襬,不知該說是這幢宅子揚散的神秘氣息叫他不敢接近、還是…屋子裡的她…是他不該再奢望的身影……

何處…妳在何處……
我清楚地感覺到妳…獨有的清新和水般的柔沁……


僵直的身子無法妄動,當星子在天際洩出了光芒,他還是無法踰越,因為一步…
只消一步……他將不再是自己,這份萬事和休的恬適也會崩離。

如果這是妳深愛的地方,而我只能在一旁靜靜觀看無法牽涉……
那麼我就在這裡看著…

仲夏的月亮即將被扯去,宇宙的黑幕開始鍍上熠銀,喧鬧的逐漸靜肅;而騷動的正在蟄伏。

他仍沒有動作,細長的眼睛也不曾離開宅子,甚至連眨眼都嫌浪費。

沒有、沒有、沒有……
妳在何處…

逼近中天的河漢恍如隱形而現的白帶,越來越緊窒,彷彿要墜下來肋將了脖子。直到此時胸口的氣悶才提醒他、呼吸聲有多麼地粗重。調整了換氣的韻律漸趨於夜晚的沉默,重新讓思緒運轉,既然她的氣息不曾消失,那麼就表示她一定一直在這裡,是的,他確信!目光裡又有了生彩,但仍是謹慎地不敢洩漏出來,將全身的振奮壓制在涼風無邊無際的流動中,同時…發現附近好奇的興味又多了好幾道。

他在這裡幹麻已經這麼晚了耶噓別說啦他可是咱們招惹不起的呿不是前些日子才被趕跑嗎難不成今天是來復仇的喔喔這麼說又有好戲看啦……

細碎模糊的聲音傳來,他無奈地低咒著,可不能小看屋裡的人,如果這廂雜魚礙著,那麼─
瞇眼迸裂出危險的火簇,霎時之間身邊的空氣似一戰慄、然後掉落至寂靜的邊緣。

還不閃?!這些傢伙!強自鎮下了怒氣,今天的他似乎特別浮躁,定定地向宅邸看去,雖然知道失序原因為何,依舊凝視著屋內穩定的燈光。


屋裡散發的光芒,揉合著叫人安心的力量,就像她一樣吸引著他、令人眷戀地。


執著地搜尋她的長髮她的身影,只是除了偶爾出現在紙門前的人影,他只能感受到她存在的可能,而隱隱地越來越不安、懷疑著自豪的五感與直覺。

自嘲漸漸掩蓋了對週遭雜碎的懊惱,他本來就無法掌握自己下一著,坦然地牽動嘴角,反正他早已承認自從再見她那時起,原本封鎖深埋的渴念就此爆裂,他已經不顧一切地下了最後這個決定,只要讓他再看一眼、深深一眼……

不奢望能問她為什麼,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而他也察覺到,如果真再見面,他無法測知自己會怎麼做………
索性就先給自己一個能暫時解放快發狂的自己的出口吧!

其他就不要再想、也不須再想了……

握緊了拳頭,感到汗水在晚風吹拂下漸漸冰涼。




有這麼溫暖人氣的房子怎麼會那麼安靜呢?

三兩句笑語只是襯得氣氛更為寧詳…



星宿也在天頂處定位了,今晚的天空出奇得晴朗,沒想到在城市的一角竟然能看到幾近於山中的星景,他感到能量的湧動、與胸中的鼓動如出一轍,砰通砰通要漲大……好近好近……這是今天最近的距離!

氣息越來越近了……

沒有察覺到自己身形的搖顫,他以為是自己呼吸太過急促的關係,正在努力調勻。




「律,去幫小司鋪床!」

熟悉的名字!
他不禁向前移近了一步。

眾妖和不知是什麼來意的氣也跟著向前,全都屏息以待起來。

他不悅地瞥眼,這些傢伙要攪和到什麼時候!

就在氣氛還來不及瀰漫緊張,週遭的黑影又向後退卻了。


好兇喔他到底想幹麻啊等了這麼久一定是想大幹一票吧……噓!


「今天晚上還滿涼爽的,你就帶她去靠庭園的那邊吧!」

「喔!」清脆的男音應了一聲。此時不知為何園內的濃濁連帶著胸口的鬱氣突然舒活開來,通體暢爽的感覺讓他再一次驚佩起飯島家的力量。

這種感覺似層相識,對了!就像律!但…似乎更像律的弟弟……?

腳步聲已經走到最近的一扇門前,嘩地一聲拉開了紙門,斗室的燈光倏地在木造陽台上營造了一方,雖然背光看不清容顏,然而飄逸的長髮在不知為何有些不穩的肩後揚起,是了!是她!!

這股濃烈的氣、這樣動人的身影、他盼了一天、不、盼了十幾年的人兒!

心臟幾乎要脫韁了去。她又更美了啊!美得令人心悸!

「吶,今天晚上沒有月亮耶…」她倚在柱旁,眼神有些迷濛綺麗,隨著櫻唇啟口飄送而至的甜香酒蜜,讓他恍悟慵懶的姿態是因為醉了。

是醉了啊∼他溫柔地泛起笑意,想像起映紅的酡顏一定不可方物。


「因為剛過了小暑啊!」

沒有雜質的聲音、再一次干擾了他的注意力。他一眼望進屋裡坐在白被旁的黑髮少年,果然是律的弟弟,神似而娟秀的容貌在他的身上又衍生出另一種味道,雙眼像是祕地的黑洞隱約閃爍著光華,像是黑色的太陽,能夠傾注絲毫不灼熱的能量,這位少年雖然在當時阻擋了自己的掠奪,可是他發現他無法恨他……因為他是律的弟弟?因為他曾三番兩次有恩於自己的家族?因為自類世界的生命無法抗拒飯島家的力量?還是……?

「嗯,所以星星好多喔!啊∼真的好漂亮呢!看著天空好像會被吸進去一樣…… 」司扶著古舊而結實的木柱,幾乎要旋一個圈似地向外將身體盪出。

她的嬌笑讓他幾乎無法自持,幾秒鐘前的思緒乾脆地中斷,現在充斥在腦海裡的是原先的盤念。他已經見到她了…那麼接下來呢……

不、他還沒看清楚她、還沒來的及把她記住、所以他要繼續等待…
是的!他要繼續等待。
撫著心口繼續等待……


「我們出去坐在樹下喝酒好不好?」司雙手握著柱子足尖落在一個著力點兀自甩盪著,她似乎真的很喜歡這種小幅度的快感哪!晚風徐涼,讓她清醒些了,誰知酒欲又浮冒出頭。

「喂喂∼妳夠了沒啊?」律望了庭外一眼,那沉滯的瘴氣以及一股燒燙的視線… 媽啊∼不會是又來了吧………登時冷汗淋漓,「而且妳剛喝了不少酒,在外面吹風不好吧…」總得先轉移小司的注意力,一邊凝神探測異客的企圖,直到確定感受不出一絲惡意,才端下七上八下的心。

「唔∼人家才沒醉∼∼」停下旋盪的遊戲,司有些虛軟地跌坐在柱前,

「我還要喝∼∼」

「妳明天得早起吧?!床鋪好了,妳趕快睡啦!」律起身走到陽台扶住意識越來越渾沌的司,在進屋之前狀似無意地向人高的灌木叢看了去。


這一刻他的心莫名地抽緊了一下。
那目光的清明比水晶玻璃還要懾人,因為無欲而純善,所以非但無瑕,還能發出琥珀般溫和的潤澤。僅一瞬便讓人頓覺悵然若失…





宅內最後的微光便要臣服在闇夜的步履之下了。因為熟悉夜視的緣故,他看得很清楚,庭院、池子、木造台階、窗櫺、還有已經沉沉入睡的她…

很靜很靜、幾乎要讓人以為這世上除了風以外再也沒有動的勢態。

嗯、還有她勻勻的呼吸。


想像著那白額黛眉、俏挺的鼻子、細緻的肌膚、和那沾著酒香的唇的…觸感,那一頭如緞的髮絲會是怎樣的柔滑…想要將這一切刻進骨裡,讓指腹也能充滿記憶
……想……

絲毫不曾發覺自身、業已無聲地來到枕邊,原本因風而凍顫的知感此時因愧意而倉皇……竟然得寸進尺地妄動了?!…終究還是耐不住渴望…

他果然不能高估自己啊……

才發現庭院到此其實非常短促。





正襟危坐,就是他現在的姿勢。呼吸和汗水都拿捏得若有似無。
只敢將髮尾的一撮夾在指縫,小心翼翼地感受著滑絲,如他所想的十分柔軟… 揉著觸著撫著、視點不時飄忽到唇瓣上頭,那朱紅上頭的酒露似乎要滴將出來,但是油生的特異感讓他無法動作……

連自己都要懷疑是不是正常了,明明是渴望了那麼久長,沒想到先前害怕自己會無法克抑的情狀絲毫沒有發生…

沒有發生……!

緊緊盯著紅唇,在昏暗的夜燈之中,四下無人而幽深而僅有兩人獨處的一室,這是一個多麼誘人的邀請!

而他………
這麼君子啊…他從不知道自己也是坐懷不亂的那一型……

感到自己臉上的肌肉放鬆了,有些疲倦地笑了,可是很欣慰…

見到了心上人,然後走回自己能夠安身立命的生活,符合自己的命運、也符合她的命運……兩條不會交集的平行線……

一切都會像以前一樣,所不同的是他不會再想著她了…嗯,也許會,但是懷念會多過於疼痛……

放開了秀髮…也許連記憶都可以日漸模糊……

看著司滿足安適的睡容,雖然不明白自己澎湃的情感為何會在見她的一瞬昇華成祝福,不過…也許就像長輩們所說的,因為時光的間隔,把一切想念都提煉地太過精純,連情感都美化了…

現在他能這麼平靜地與她呼吸共同的空氣,就是最好的證明。

也許她曾是生命中的唯一,但現在,是可以割捨的那一部分……
雖然不甘、但可以割捨……

初見她時那份心中的湧動果然只是年少輕狂的錯覺……
微微地笑著,心下滿是釋然。

祝妳幸福……

還是親口對她說吧!嗯,既然來了……
為人妖之間難得的緣分畫下句點,所以親口對她說吧。

伸出兩指在司的眉心輕點了一下,低誦了咒語,便直直躍入無盡的夢間………


夜…還很漫長……



創作者介紹

五色月

ar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