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時,走進赤紅的楓林,空氣俱涼,萬籟結響,調如竽瑟,放眼所及樹上樹下皆燃燒一片,昨夜霜降仍綴其中,冰火相交,踩於足下漫響窸窣脆音。

鮮為人至的林間小路,落葉層層疊厚,走在上面幾乎感受不到土石堅硬;安倍晴明踏過濕漉的秋葉,輕快飄疾,完全不擔心挨潮。


狀頗類鼬的銀白短毛動物在路的盡頭滾了三圈後消失,晴明無動於衷地繼續走,繞著奇特的彎拐,有時梢停下來撫撫斑駁的樹皮,明媚的眼銳利掃視,彷彿驚動幾片紅葉落得下來,腳步未歇卻非急促,他的面色是從容舒徐甚至和

善的,謂在荒野之中,帶進雙目裡來的都是真切的景色。單,純。

一個緩下坡後,晴明略蹙起眉──瘴氣竟然瀰漫至此了,這次恐怕得多費點時間…無奈之感頓生,路程便來到了一泓深潭處。


墨黑的潭水,傾身連自己的影子都看不見,水湄之上濃霧濁濁,沉滯的詭譎凝聚不散,安倍晴明領命獨自來此祓禊。


他取出懷中預先畫好的符紙,往潭心筆直射去,軟紙像是有硬度的竹片,平穩地浮在水面,但白紙卻在眨眼間轉成黑色,紙邊緣一度清澈、隨即又變成死水,晴明看著紙片遭吞噬的地方,似乎有股玄氣在其上挑撥著。


考慮了好一會,還是快點把它解決掉乾脆。


晴明彎身脫去襪履,本想捲起褲管,捲到一半嫌太麻煩,索性褪去外褲,接著以綴繩豎起薄縹色水干的袖子,在岸邊試了水,便踏入無可預測的黑潭。


說也奇怪,那潭水與晴明肌膚觸及之時,像劃開一層焦炭的皮囊般,裡頭的清水迅速翻湧出露,他面帶微笑,口誦咒語,優游不迫,黑水就以他為心向外消退,隨著玄霧煙逝,潺潺水聲徹地響來,在看不清的黧處竟恍若小巧的泉,待看分明,乃是不知從何高處聚來的水源,至此無洩成淵。


僅容不出的潭池,也集納他方的溷穢,是故每一定時,晴明必須來此疏通,以免造成隱性的亂源。


最初是忠行公交付的,後來成為安倍晴明的固定職。比起其他工作,這案輕鬆又能遊山玩水,對他而言就如放了一天光明正大的公假,楓林裡的蟲鳥動物皆識得,在滾滾塵世間,此處是愜意的幽境哪!


潭面恢復光潔之後,沁人滋味襲身,落葉悠悠,寒藻舞淪漪,晴明禁不住撩撩水,划至潭邊解髮卸下衣累,裸身向深處潛游,涓涓秋水包覆,好似生命的最初。


水氣滃渤沓來漸在水上,瀝滴其間林木薈蔚,煙雲掩映,時隱時見。


晴明在此天然包圍的結界,感到一種特殊的寧靜。


他怡然漂浮,想像在水裡幻化成一尾魚,又覺自己彷彿成仙,一邊自嘲卻又眷戀。

霧氣橫潭白,驀然,一縷笛聲裊裊入耳,隔岸聽聞,像是虛空的音樂。


那清朗的笛音越來越近,要妙而流響,晴明搭伏在磯石邊,凝神諦聽,婉轉的曲調撫慰著冰冷的身子、冰冷的心。


此處很少人知道,也很少人會過來。


晴明不發一語,與四周萬景俱靜地享受著,這是他聽過最美最動人的笛聲,無論品弄者是否非人,其心定高尚可貴、樸直真誠。


迷離之中來人腳步近了,晴明僅是繼續待在原處觀察。


草隙間窺見的吹笛人一路沉醉至岸邊,因為眼睛半閉於是險些落水,看來對置身何境無所認知,此際正蹲在湖邊搔著腦,還吁了一口氣。



晴明不由得噗哧一笑。


「啊!誰?誰在那裡?」吹笛人連忙站起身左右張望,晴明悠然浮出水面至肩部位置,髮絲霑潤柔順依傍頸線,未曾濺起任何水花。


安倍晴明噤聲不語,只是含著若有似無的微笑看他,在薄霧中更覺淡泊的笑。


吹笛人瞪大了眼睛,從這無憂的山野詩情的楓林畫意的天潭裡竟然冒出一個美麗的……精靈?白皙肌膚纖秀五官…披垂滴水的烏髮…只一眼便不敢冒犯下去,是了、準是碰上山林裡的神仙,「對對對不起、在下唐突了…」

「在下初來此地…不知怎麼走到這兒來的,唔,打擾您沐浴真的很失禮。」

吹笛人面部通紅,一雙眼不敢直視在霧裡在水裡的晴明,像犯錯的小孩緊捏著笛子,「對不起,我什麼都沒看見……」


這是在對不起什麼啊!?晴明差點又要笑出來,此人怎就如此有趣?


「我我…在下馬上就走!」吹笛人慌忙地往回走,聽那有些遲鈍的腳步摩擦土面樹葉,晴明滑入怔忡的邊緣。


就像一朵漪漣擺蕩開,什麼都沒有留下,卻越泛越廣皺一池紋。

…懸著繫著的感覺……究竟為何呢?

思忖間……


「對不起!」突然折回來的吹笛人臉色看來比剛才更紅。「我迷路了。」

「請…請請仙子指點迷津。」吹笛人拱手作揖,眼睛因為一直不敢看前,便不知晴明已在離他更近的地方。


仙子?

嗤。

晴明第一次這般記下人的相貌,剛正的輪廓、濃眉厚唇、武人的粗獷體格為樂人的溫柔風範調節,形成一股使人愉悅的氣息,沒有雜質。

這也是他第一次遇到這般一個人。


「你是殿上人?」晴明開口問,把吹笛人嚇得後退半步。


「是。」聽得出誠惶誠恐。


公卿服裝…沒見過,可能才元服不久吧,「我能告訴你歸路,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晴明示以慵懶實帶戲玩,難得跟『人類』談條件,心思來臨正覺興味。


「唔…如果、如果是我能做到的…」


「定能做到的,」晴明撥了撥水,手姿雅態教時光為其屏息,「我想聽你奏一曲。」


「啊!」瞳彩乍亮,為仙子吹奏何等殊榮哪──吹笛人喜不自勝,取出懷中笛,搭上指孔,指節彎張韻律渾成,清厲而激嚁。


音聲一轉流麗平穩,細緻委婉,構成精靈出水的綺美意象,再轉純潔澄透,有田園的芬雅風味,一切化歸平和。


此時由一音滑至另一音階,晴明微訝,向自成世界的擫笛者看去,甫才高超的滑奏,毫無破綻尤勝鳥囀,想不到會從這兒聽得。


驚嘆未止,吹笛人更一氣吹兩同音,前音吹完後,將下一指作快速開按動作──「吹出來了………我做到了!」

絕妙音響,吹笛人止奏滿臉興奮雀躍不已,「噢噢!我真做到了!」


「剛剛的嗎?」


「是的!…仙子,莫不是您在暗中助力吧?」吹笛人緊張地問道。這會兒他可終於將目光對上晴明。



「我練習好一段時日了,總吹不出理想的『逗音』,沒想到剛剛竟然…」


「恭喜。」


「可能只是湊巧…仙子,您介意我再吹奏一曲麼?」


「我為什麼要介意?」


「因為…這裡是仙子您的地方…」


「……你想在這裡吹?」


「嗯,我覺得在這裡比較能吹得出來,而且…有仙子您在……」吹笛人不好意思地向潭心行禮,「我想吹給您聽。」


「請吧。」晴明溫和地微笑。




創作者介紹

五色月

ar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