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材鮮明有趣,敘事流暢分明,兩人從頭到尾真符合了「對決」二字。

這是一部精采的電影,讓人看得脆快了當又富有餘韻!

遺憾的也許是我觀影經驗太豐富(尤其是跳躍式手法)…

看前面就把結尾都猜出來了 ;;

我確定這點真的少了些許樂趣 (遠目)

魔術、表演、科學這當中的界線和牽涉,能逐步地從對壘歷程中被描述出來,

這種昇騰的結局十分能鼓盪觀眾的波長,也最令我激賞。

魔術是什麼?為了什麼而演出?以科學和魔術的巧妙關聯來對照,

反覆論述魔術和科學其實心有靈犀,以科學的意義再回頭來省思魔術。

看到後來,「魔術」成為一個表徵──虛,虛相對應於實,

實際的人生虛偽的裝扮,看似可悲,但兩方都清楚認知自己虛幻的那一面。

「我不是表演家」的吶喊,表現出安杰對瓶頸的自知之明,

或許安杰是一個那麼清醒的人,他才始終無法接受波登不清不楚的自白。

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了,他們是最洞徹的人,這樣又有何可悲?

終其一生能夠清楚地豎立目標、能夠清楚地求其所要,我認為是最幸福的。

只是那「真」是否真是「真」?那認定的「假」又是否真是「假」?

虛實之間猜疑來去是很累的,但有多少人能全然割捨這種防衛機制?

自然,在魔術、表演、科學三者其中最重要的是人性,

當兩個狂人墜入迷途迴圈辜負親眾泯滅人性,

那渴望成就自己慾望的瘋狂恐怕才是真正的人性。

若問那慾望是否是最初的慾望?是否是最初復仇的本意?

抑或在導火線之前,就已充滿因為熟稔相知而生的恨意?

我沒看過原作小說,僅就電影情節來論,不談兩人是否有什麼瑜亮情節,

我想說的只是,人性裡應當有這麼一部分:

為了目標不擇手段不可思議地豁出去的浪漫,

兩位魔術師如是,泰斯拉和愛迪生亦如是,整部電影本身皆如是。



末了兩人對於魔術表演有不同的想法,在剎那的溝通中產生了不同的遺憾,

各自以自己的偏執生活,而唯一能真正看透的難道是觀眾?

你仔細看了嗎?很多時候是你不想看,「看」這件狀似直觀卻透過複雜運行的動作,動用了大腦就絕非能單純地下判斷,這句波登的口頭禪,卻嵌合安杰散落的高帽鏡頭,巧妙地又將敘事觀點聚攏,這場「對決」愚弄的、

不啻是我們這幫平日事事視而不見的盲觀眾嗎?
創作者介紹

五色月

ar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