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是一種文化記憶

主流的、邊緣的、時代片段的、地域的…

而我的書寫就是我的記憶吧,或者即將成為我的,或者他人對我的記憶。


一種新興的人物類型、文學範式和寫作經驗,將有可能會刷新現當代的文化記憶。
新的寫作家新的領域階層,以新的視點書寫新的典型,成立新的潮流。
然後人無時無刻都會被淹沒,在波濤下的「自覺」能有多少能量呢?
只怕我們都是後知後覺的一群吧,在幾乎滅頂的時候才開始找尋浮木,
浮木畢竟是可遇不可求的,但抵達屹立之地恐怕更要艱難。



我喜歡小說裡面有不可預測性,我能對人物有期待直到最後一刻,他將做什麼?
往何處?遭遇到誰或什麼事?我需要那種不可預知的依稀可捉摸卻又一片朦朧的可能性,讓我有馴服他(或它)的餘地和渴望、因為難以掌握的活力實在迷人。

我想起了十四歲の國,當初是為了Ken看的,但卻好喜歡這個劇本,連幕冗長的猜疑空泛揣測之後,Ken將匕首刺進了別人的胸膛,「這就是你們想看的吧!?」
對著鏡頭說完這句台詞的演員、沒什麼表情、卻充滿了嘲弄;現代文化的消費者想要的商品就是這樣的東西吧,於是我們可以群體踏入潮流、乾脆就來玩這般的吧!
頂著「時代」的光環,消費文化就是屬於我們的時代產物啊!

直覺現象的東西太多,有時真會看得令人心煩意亂,任何光怪陸離都成為必然合理,不需要是小說,光是生活事件就夠駭人了,那麼小說還要寫什麼?

在這個時代裡,到底要締造什麼樣的記憶?


創作者介紹

五色月

ar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