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聽了研討會,中午領跟學者一樣高級的便當,然後和小我兩歲的學妹有一搭沒一搭聊天,接著到藝術書店看一小時的書,最後對兩大袋的笨重書刊束白旗,花百來塊的計程車費回家。


還很早呢其實,才下午四點,我還有很多想做的事,但腦力勝過體力,使我只能待在電腦前回味和整理一些思緒。


學妹現在做文建會專案助理,曾經在某國小實習,一年後決定不當老師。她說實習的那年裡,覺得自己再教下去腦子會生鏽,所以決定重返校園,選擇了藝術行政系所。我啊也曾經這麼認為,而為了避免生鏽我先採行別種方式,企圖擴大視野有很多種方法:旅遊、看展、聽講堂、閱讀、電影、偶爾回學校找教授們聊天……我的興趣太廣,叫我去考任何名目的研究所都覺得是種囿限。說穿了,我的閱讀量可能比許多研究生多,進研究所好像變成為了拿學位,而我自命清高,偏不同意這種現實機制。


終究是順了爹娘意思去考試,他們說我對工作太投入,要多經營自己。正巧也聽大學好友意見:「還是有可學的東西。」隨便考考隨便上,反正重點是為了找自己。我不厭惡教學工作,說實話還挺喜歡的,接觸孩子久了越來越了解教育的意義在哪裡,許多社會現況真是根基於教育,若能在小學階段培養良好態度,絕對比對一群大學生窮說教有用。我是如此以自己的職業自豪,縱然遇到再多困難與挫敗,目前的我熱情尚未被澆熄,也或許是因為職場上有相互惕勵及打氣的夥伴,讓我一直努力及堅強,還很幸運地擁有理想。


五年前那個面臨工作深感無奈的我消失了,現在的我則很清楚自己不會在這裡終老一生,但那個轉接點來臨了嗎?就在眼前了嗎?有點捨不得哩…


我只是要說小學教師頭腦不會生鏽,我可認識許多精明又活力充沛的小學教師呢!若有更多精英人才投入小學教育行列,那麼後續的發展不是會省力一些麼?


創作者介紹

五色月

ar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