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這樣開始的。

「吶,我抽中了箱根溫泉旅遊。」絹左手貼著臉頰,右手拿著溫泉券,向八重子驚喜地展示。

「真的?幾人份的旅券?」

「家、族、旅、遊喔!一共四張,我們好久沒有一家子出去了呢!」

兩個不被年歲影響永遠保持少女情懷的美麗婦人開始興奮地規劃行程,「律!律!快過來!」

「怎麼了?」在庭院裡掃地的美青年擱下工作,一步步朝這裡走來,渾然不覺即將降臨的大災難。

如果是妖怪搞的把戲,飯島律至少會有些警覺,但是人禍就得聽天由命了。


「…妳們去就好了啦!」

「可是…我們很久沒有全家一起出去散心了…」絹沒想到唯一的兒子竟然斬釘截鐵拒絕。

「唔,爸爸身體不好,恐怕不適宜遠遊。」

「說什麼傻話,泡湯就是最佳養生之道,四人之旅很難抽到耶!這裡我說了算,全部都要去,一個都不能少。」八重子拿出當家氣勢,「現在,去幫你爸和你自己整理行李!」

「我的報告還沒寫完…」

「你這個陰沉的孩子,大好天氣竟然窩在家寫報告?不差這兩天一夜,看看你媽媽是多麼期盼全家出遊啊!你忍心讓她失望嗎?」八重子叉腰的姿態使形勢更不容逆轉,絹在一旁配合著淚光閃閃。

「何況我這把老骨頭…也不知道能夠再享天倫之樂多久……」語調一跌,八重子黯然垂下頭。

此情此景令飯島律不禁退縮一步,屋簷上一雙文鳥看得搖頭大嘆:『公子若說不,就太不孝了。』

陰沉?不孝?被妖怪硬生生數落,還莫名安上罪狀,律覺得自己才想落淚呢,這些人這些東西哪裡知道他的苦處啊?

「可是爸不喜歡泡湯…」妖怪泡湯會怎麼樣?青嵐一向討厭太高溫的物事,難保不會在溫泉裡落跑什麼的,留下老爸的身體,到時候浮起來…反正青嵐最好待在家裡哪裡都不去,這是最最保險的萬全之法。

「胡說,身為日本人誰不喜歡溫泉!你看看,」八重子指著一泊二食旅券上的美食照片,「河豚耶河豚,上面寫著四人同行隨附河豚料理,你外婆這一輩子……沒吃過幾次河豚……」

「律,你的報告很要緊嗎?」絹難掩失望的神情教飯島律難以招架,況且報告一辭本是推託,重點是青嵐…

「報告是還好,我是擔心爸…」律心虛地迴避母親目光。

「可是我看孝弘很想去的樣子啊!」委靡的八重子在看向女婿瞪著美食照片的神采後,信心滿滿地歸得最新結論。

「欸~~~」飯島律回頭看見青嵐嘿嘿的笑臉、以及蘊藏在眼中的精光,甚至那沒流出來的隱形口水彷彿已經流到地板上,只能慘叫一聲。

『河豚吃起來是何滋味啊?』

『我也沒吃過,據說是人間究極美味。』

『那公子還不去,真是暴殄天物!』

『嘖嘖,自己不想去就算了,還拖累一家子都去不成,實在要好好檢討。』

『對!要檢討!浪費食物太罪過了!』

尾黑尾白煞有其事的評論一字不差地滾進律耳裡,這兩個傢伙、實、在……飯島律忍無可忍掄緊拳頭。

「律,爸爸都說可以了,你去不去?」

「去!我去!不過先給我一把鹽!」





從繁華都心搭乘小田急電鐵駛往山區,下榻的旅館在箱根湯本,舒適高級的車廂內,外婆與母親開心地輕聲談論車窗外風景,律側耳傾聽了會兒,話題繞著甫滑行過去的纍纍柿子樹,橙紅圓碩的柿子總能帶來好兆頭。

好兆頭是麼?律哀怨斜覷鄰座青嵐愉快地哼唱難聽小調,不知是哪裡聽來的旋律,悶轟在耳廓裡像淤青。

在這種時候,飯島律就會覺得MP3、MP4一類的科技產品真是偉大發明,正做此想,便聽到一陣悅耳的鳥鳴,等等、鳥鳴…

律趕忙翻看自己的背包,果然翻找到鳥類排泄物似的白色印子,『公子、公子!』

『我們在車廂頂,呼啊~~速度好快~~』

「你們要跟路就罷了,幹麻在我背包拉…拉這個,很難洗耶!」

『此乃尾黑的主意,公子儘管吩咐他善後。』

『那是你拉的耶,要洗也是你洗!』

「半斤八兩!」飯島律頭疼地摀住耳朵,沒關係,就這樣摀到目的地好了。

打定主意此路上都維持這種姿勢後不消一秒鐘,青嵐在身旁拉下他的手,「坐我旁邊很頭疼嗎?」

「啊?」面對青嵐、老爸的臉突然湊近,如此溫柔的話語,律一時之間連雞皮疙瘩都反應不過來。

「吶,派給你一個工作讓你去走走,我聞到便當的味道了嘿嘿。」

「……………」

相貌清秀的靈能美青年正在青山綠水鳥語花香間渡過史上最痛苦的火車之旅。





「到了、到了!」八重子拊掌笑道。

一行人從車站搭上接駁專車,約莫半小時後,來到樹林裡這座古色古香的老旅館。

透出沉香氣味的歷史級旅館,似乎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呢…

律抬著四人份行李氣喘吁吁,一邊不安地想著。

青嵐則是滿臉無所謂的表情,在女將引導介紹設施方位時,眼角不時瞄向廚房。

女將帶路至「若月之間」,並協助放置行李,待四人走進房中,母女倆率先驚嘆,「好棒!感覺好舒服!」

「窗明几淨,跟我們家一樣涼爽寬敞。」

在一旁候著的女將聽得榮幸,笑容可掬地詢問飯島一家打算何時用晚膳。

「晚飯?」青嵐一聽這關鍵字,尾調都飛揚了起來,律忙在旁提醒他:「爸,我們要先去泡個湯再來吃。」

「是啊,我等不及要去見識你們的大風呂呢!」八重子的目光已經在搜尋旅館配備的浴衣疊放位置了。

「一路風塵僕僕來到這裡,自然是先泡個湯舒緩筋骨,我看我們就定六點半吧!」

「六點半?」青嵐怪叫了聲。

「老公覺得太早了嗎?」

律偷扯了下青嵐的袖管,「六點半剛好,對吧老爸?」

眼見丈夫含糊應聲,似乎沒有意見,絹便再把時間確切說明了一次,並且交代家中人口食量較大,請多準備些米飯。

「好的,晚膳將於晚上六點半送至客房,預祝各位度假愉快。」女將跪坐叩首,拉門而去。

「接下來是泡湯時間囉!」八重子迫不及待地進更衣間換衣,催促大夥兒趕緊行動。

「你們兩個男士動作快點兒,摩蹭什麼呀?」

「外婆,您倆先請吧,我們等等就去。」

八重子受不了地看著蘑菇的父子檔,拉著絹走先。「律,爸爸就交給你照顧囉!」──絹的聲音漸行漸遠。


「噢…晚飯…」青嵐一屁股坐倒在榻榻米上。

「現在才四點,什麼晚飯!」

「河豚…」青嵐順勢躺平了上半身,一隻手扶著案桌,敲打詭異的節奏。

「你剛剛不是吃了三個火車便當嗎?」

「這間旅館有座敷童子鎮守,實在太乾淨了,嘖!」

拜託,乾淨也招嫌?比起旅遊安全,「吃」果然比較重要啊!

「你不用去跟人家打打招呼嗎?」

「嗯……說不定可以獲得這地頭上那兒有好吃的情報……走!我們泡湯去!」

「欸?」

步上絹被外婆拉走的後塵,律也讓青嵐不由分說地拖向風呂場。





「這種溫度是要把人煮成蝦子喔?」青嵐下身圍起了毛巾,嘟嘟囔囔地在洗手台清洗泛霧的眼鏡,踏進澡間陣陣煙霧蒸騰,律僅能從青嵐那雙歐吉桑拖鞋認人。

「嘩啊──」飯島律忙著找人,沒注意到腳邊濕滑的肥皂沫,眼看頭殼就要結實撞上堅石地板,幸好青嵐即時抓住了他,歐吉桑拖鞋緊緊附著地面,否則只怕兩人都會一起摔倒。

這下律也不好意思告訴青嵐拖鞋不能穿進澡堂,雖然青嵐口氣總是很差,也不會為他人著想,痴呆的樣子很愚蠢──雖然是用自己生父的臉孔,但還是不得不說,父親以往照片裡可都是務實可靠的菁英氣息啊!

「你背上有圖!」

嚇,老爸的聲音?地上兩雙拖鞋,那扶住自己的人是誰?世上有那麼多沒常識的人穿拖鞋進公共浴場嗎?待飯島律站穩身子,才看清跟前人明朗的笑,「年輕人,小心點欸。」

「謝、謝謝。」

「你看得到我背上的圖嗎?」跟前人朝著青嵐咧咧嘴,「這孩子是你的誰?」

「他是我契約關係人的後代。」

什麼契約關係人?到底是從哪裡看來的辭彙!?跟前人此刻正對青嵐背對律,律才看見青嵐所謂的「圖」。

那是一尾墨色嶙峋的應龍,泛著水氣凝珠的刺青耀耀生輝。

「這裡的泉質好,我在這兒已經住八十幾年了。」

跟前人卸下圍繫腰間的白毛巾,露出精實健壯的臀部,把拖鞋頂在頭上,大踏步地朝庭外露天風呂走去。

飯島律獃住了,八十年?八十年都這樣頂著拖鞋泡湯?

「那你一定清楚這附近有些什麼囉?」青嵐嘿嘿搓著手,將拖鞋套在手臂上,跟著下水。

…………妖怪會被稱作妖怪不是沒有理由的,雖然對座敷童子(歐吉桑?)有點失禮,不過他遇到的妖怪能不能不要這麼奇怪啊?

「年輕人喂,一起來嘛!」說實話這位童子身材很好,倒不枉「不老」的稱號。只見他熱情地揮揮手,律基於尊重緣由也不好推辭。


箱根地表下是活的,間歇傳出的地鳴和震動,有如怪獸寂寞的低吟,令人感到不安和畏懼。

氤氳蒸氣揉合出昏昏欲睡的氣氛,律倚著池石,仰望天空,星星一顆顆亮了,那紫金橙光的霞彩有如稍早看見的柿紅,盪漾的朱紅中鑲嵌銀鑽,晚風徐來,清解湯泉熱度。

「這座旅館的第一代主人,給我刺上的龍,好看嗎?」

「真是幅傑作啊!」青嵐沒問堂堂座敷童子為何願意讓人類刺青,有很多事情是不需要一一講明就能懂的,能堅持到現在必定是因為在乎的心情不曾熄滅。

律靜靜地仰著天,自口中吐吶熱氣,青嵐守護自己到現在,也是因為同一片星空曾籠罩著外公吧。

陰曆三日的若月彎彎赧笑,在樹梢流轉眼波,「年輕人,他在乎的不只是你外公喔!」

「嗯?」律自渾沌意識間驚醒,環顧四周,哪裡還有座敷歐吉桑的身影,只有一具飯島孝弘的浮屍……「嗚啊啊啊~~」兩人居然就這樣相偕打野食去了!?

老爸…不成、要趕快趁無人時打撈起來,就對母親說泡太久昏過去好了,青嵐一定會在六點半前回來吃晚飯,所以只要在六點半前…………

為什麼他會答應家族之旅!?

早就知道下場了不是嗎!?


『公子…我們能幫上什麼忙?』

「……你們幫我拿著他手臂上的拖鞋吧…」


相貌清秀的靈能美青年正在清風明月間悄悄拖行吃了三個火車便當的父親軀體。





-----

意味不明的七夕(?)賀文是也

創作者介紹

五色月

ar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