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草率地斜照出白花花的方櫺印子,欄杆腳上鏽了的釘子,還很頑強的樣子。庭園裡的忍冬花靜靜的沒有說什麼,苟延殘喘的水池也沒有說什麼,所有東西都熱昏了吧!

偶爾吹來的薰風只吹動了風鈴的聲響,那是何時掛在那兒的呢?

「欸,你在這裡納涼啊?」

青嵐懶懶地看了他一眼,那一眼足以道盡一切的不悅。「喲!大白天的你也會出來啊?」

「你不也是無分時段出沒嗎?」

鬼燈嘻嘻笑著,一身黑色大衣在炎威的暑氣中看來分外刺眼。

青嵐不打算睬理他,轉了個向面對庭園搖起扇子。

「當人類可真辛苦。」鬼燈同情地看著青嵐流透背心的涔涔汗水。

「我不是人類。」

「對我們來說,熱是一種認知,不是感覺,當萬物都冒起白煙,就知道夏天來了。但我也挺羨慕你這種不像話的模樣,到底『熱』是什麼感覺呢?」


鬼燈往青嵐身邊靠坐,青嵐皺起眉卻沒有拒絕,鬼燈散發出一股與外觀不相稱的涼氣,在瞬間沁入背脊。


「家裡只有一個人哪?噢,我該說只有『半』個人?」

「律不在。」青嵐一副看笑話的表情。

「呵呵,我只能找他嗎?」鬼燈在青嵐耳際輕輕笑著。

「請便。」


青嵐索性躺在廊上,不再理他。

鬼燈也沒有動作,只是倚門閒坐,瞅著青嵐背影以及青嵐專注的庭園。




炎夏的夕陽就算逐漸衰老,那過長的金炙鬍鬚依然在空氣間飄蕩,搔弄每個不耐的物體。




晚餐時間,青嵐打開飯桶扒飯,鬼燈在一旁興味地看。

「看夠了沒?我吃飯不喜歡被盯著瞧,沒禮貌!」青嵐嘴邊都是飯粒地怒瞪,罵規罵,咀嚼吞嚥卻是沒有停下。

「咦?你吞吃小妖時不都虎虎生風,神氣活現的嗎?好像巴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你青嵐大爺很厲害!」

「哼,我現在也很厲害,一餐可是四合飯!不過情況不同,大爺我在吃飯時請你閉嘴閃邊!」

顯然滿臉飯粒著實厲害不起來,鬼燈特地挪了個角度想要看得更仔細。

「你這老鬼!」青嵐怪叫,一粒飯粒噴出來擊中鬼燈的俊臉。

「哈哈哈!」青嵐見狀大笑,二粒飯粒又拂上了鬼燈的臉。

「我只是很好奇『吃飯』是怎麼回事罷了…」語畢,鬼燈慢條斯理地以指尖沾了臉上的飯粒放到嘴裡吃進去,還咂了兩下說出評論。「沒什麼味道啊!為什麼你吃起來似乎很美味呢?」

「你這沒人愛的傢伙不懂啦!」青嵐轉身抱著飯桶繼續扒。



直到青嵐解決晚餐前,鬼燈都沒有再趨近觀察,只是東飄西浮在青嵐房裡遊盪,房裡多個「傢伙」,讓青嵐心裡一直犯嘀咕,這一頓吃得掃興極了。

「你不睡嗎?」

青嵐吃完飯後就一直杵在廊簷下,一動也不動地看著庭園。鬼燈忍不住出聲問了。

「…我還是很餓。」

「那就去大吃一頓啊!」鬼燈嘻笑提議。

「不成,我一睡著就會忍不住跑出去,夏天…屍體爛得快……」

「你還真是盡責…」一眨眼難得正經的動容,鬼燈緩緩地輕道。

青嵐無言地起身,摳摳自己的臀部,拉了下褲子,往屋內裡走。鬼燈在後邊跟著飄,飄過長廊。


「你別這麼無聊行不行?」青嵐關上廁所的門罵道。


連馬桶都知道門是攔不住他的,鬼燈探了個頭進來,看到青嵐鐵青著臉瞪他。

「這是…『排泄』嗎?」

「混蛋!」

「是『大號』還是『小號』呢?」

「死傢伙你給我出去!」


聽到「咚」的物體落水聲,鬼燈會心一笑:「哦!是『大號』啊!」


「等下就來收拾你!」青嵐暫時只能在馬桶座墊上張牙舞爪叫囂。

「別害羞嘛!都是同類有啥好害羞的?就只准你看不准我看喔?」

「哼哼!」青嵐有如風馳電掣般衝出,一把抓住鬼燈往外頭樹上扔,再迅速回到馬桶上的軀殼繼續未竟的事業。

「哈哈哈,肛門還能用嘛!」看見青嵐氣急敗壞地漲紅臉在使力,鬼燈在樹上笑著打滾。

「找死!」青嵐忍住破殼的衝動,決定先解決緊急情況。



「赤間!你死去哪裡?」一開門,青嵐氣勢凌人地大吼。


「有種就給我出來!」沿路叫罵回到寢室,青嵐看到鬼燈靜靜地坐在他剛剛呆杵許久的地方。

「臭傢伙,一決勝負吧!」

「別那麼小氣嘛!來來,坐下吧!」鬼燈回首,拍拍身邊的位置示意青嵐坐下。

青嵐走了過去,肚子仍滿滿的火,抱持突擊打算,在離他三步的位置站定。

「好久沒有聽到別人叫我『赤間』了呢。」

「……哼,你已經覺得日子過膩了,要開始懷想過去嗎?」

「怎麼會膩呢?至少還有你和飯島一家子這麼有趣。」鬼燈恢復了嘻笑的態度,「你今天在這裡看那麼久是在看什麼?」

「看跟你看的一樣的東西。」青嵐沒好氣地坐下。


鬼燈看著夜晚裡發出淡淡青光的卵石,零散在水池邊。夢和月光的吸墨紙吸去了大半夜。

「人類集的氣是孵不出什麼東西的。」鬼燈的聲調寂寥地彷彿儲藏室裡磨牙的灰鼠。「更何況那個人已經死很久了…」

「既然已經死很久,你幹嘛還來?」


晚風息息,浮雕古拙紋路的青銅風鈴又響了起來,清澄質樸的聲音含蘊數不清的故事與年代,就在屋簷下掛著,好像整個夏天的憂鬱都掛在那裡,到底是從何時掛在那兒呢?



翌晨,絹送來早飯,青嵐無視還賴著不走的鬼燈,捏起經過的螞蟻配了飯吃,鬼燈很配合地擺出興致勃勃的神情。

「你『老婆』長得和他老婆好像哪!」

「廢話!」直系血統當然像。

「話說回來,蝸牛能娶到老婆實在是一樁異事…」

「繁衍是人類的本能吧,飯島一家也可算是開枝散葉了。」

「那你呢?你現在算是半個人,都不會有人的慾望嗎?」

「什麼意思?」青嵐稍微停頓吃飯的速度,瞥眼望他。「你話中有話喔!」

「你愛吃、身體機能和人類無異、也要排泄,難道沒有人類的另一項本能──情慾嗎?」

「聽起來背後有不吉利的玄機,你這傢伙到底是來幹嘛的?」

「我只是在提醒,她是蝸牛的女兒,有他的血、也有他愛的人的血……這對你來說,難道不值得垂涎三尺嗎?」


是啊…這座宅邸裡,處處都有蝸牛的影子,包括人、包括物、包括景……青嵐微微出神,頃刻,又恢復扒飯的姿態。


「虧蝸牛還給你高貴的龍形,這什麼德性!」

「你激我也沒用,我看……你是太想蝸牛了。」青嵐反唇相譏。

「說什麼?…你不也是嗎?」鬼燈難得語塞。

「好了,你敘舊得差不多了吧?是不是該走人了?本大爺可忙得很呢!」


青嵐將杯盤狼藉一股腦兒全疊在一起,走到庭院中的水池旁,輕撫著那些圓圓的卵石。

「你想孵出什麼東西來?一隻小鬼打打牙祭?還是一個可以幫忙看家的低級靈?」

青嵐沒有回話,他蹲下來在石頭上敲敲打打,似乎每顆都有著不同的聲音,聲音迴盪在卵石中小小的細縫裡,每一聲聽起來都是蝸牛溫柔的叫喚,就像十年前喚著「青嵐」的那個語調。


關於風鈴的殘憶忽然湧入腦海,飯島的大家長是這麼說的:「你是風,青色的風,當風吹過這個青銅風鈴時就會響,響的是你的聲音。」


那是蝸牛給他的玩具,不曉得為何會在孝弘房裡…


回頭一看,鬼燈已經不在了,青嵐繼續彈敲著石頭,就像當初蝸牛對它們做的一樣。




「還不睡嗎?」鬼燈的氣息在晚飯過後又侵入了這間斗室。

「你又來?」

「聽說開回來了?」

所以是找另一個人敘舊嗎?這思念的詛咒是多麼的、多麼的長……

青嵐百無聊賴地對著庭園夜色打呵欠,眼見發青光的卵石似乎多了一塊閃著赤光……?

青嵐急忙走去觀察,這顆石子…這顆…

「喂,你從哪裡弄來的?」

「噓,還剩三天,只要三天就可以了。」鬼燈小心翼翼地捧起那顆琥珀石子,透明的、似乎有什麼在之中流動著。


赤光映照鬼燈若有所思的面容,他生活著,偶爾微笑著,日子過得既快活、也不快活,或許從來沒有什麼、或從不是個什麼。赤間的名字在更早之前便流落了,他總是勤於自我介紹,我是赤間,也有人叫我鬼燈,蝸牛說那是他們的相遇。


青銅風鈴是他的玩具,這顆冰冷的紅色琥珀是赤間疲憊的惦念。


欸,他們怎變得這麼詩意了?

青嵐嘴裡不說在想蝸牛,鬼燈嘴裡不說在想蝸牛。

兩個沉默的不說話的妖怪,在盛夏夜裡發呆。

三天就可以看到了。

看到誰?

律還是開?

剩三天。


一個是蝸牛最鍾愛的孫子,一個是蝸牛最鍾愛的兒子。




忍冬繁葉深垂,滋長綿延,靈魂不滅、輪迴或永生,又是何時在那兒的呢?



「我回來了!」飯島律爽朗的聲音在經過水池時充滿了驚奇,「這是哪裡來的蝸牛?」

赤澄的大紅蝸牛,濕漉漉地留下爬行的痕跡,在陽光下閃著精巧剔淨的光澤,觸角探索空氣的悶熱與溼度,似乎按照某種節奏的弧度。

青嵐一箭步衝出,抓起蝸牛,在律瞪大的眼和張大的嘴前一口吃下。


「你、你你…你給我吐出來!」


律強烈搖撼著青嵐,食指打算伸入青嵐口中催吐,「那是我爸的身體、我爸的胃耶!吐出來!」


開什麼玩笑!這可是我朝思暮想生出來的耶!



青嵐緊閉雙唇甩開律,一邊用怪異的鬼臉奔逃而去。


創作者介紹

五色月

ar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轉過來收著
  • 遺落在無名的迴響

    很高興又看到新章了^^
    笑,兩只(= =)寂寞的妖怪~因爲是妖怪所以壽命可以很
    長……

    燈 於 November 9, 2006 10:58 PM


    我的回覆

    謝謝光臨及回覆 :D

    就算都是人類
    時間對每個人的意義是不一樣的
    那記憶的份量也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