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晚上的課
「當一個大環境裡沒有文化藝術的存在,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文化藝術是文明的果實,反映了所有文明的演化和進程
當所有媒體關心的只有意識形態,人民動起來的只為意識形態
文化藝術根本沒有成長的空間
這不只關係到藝術工作者的生存權
更重要的是一個文明到底還剩下什麼?
不管是藍贏了還是綠贏了....到底、還、剩、下、什、麼?
人民的目光只注視在目前看來一個早已僵死的點上
這種氛圍不能全部怪罪到政客身上,而是整個群體的默許
很可怕....真的很可怕
簡單地舉一個例子
國際組織之所以會對柬埔寨伸出援手,是因為他們活在文化中而不自知
但他們是有文化的!(雖然是遺產)
至於我們呢?我們有沒有一個讓世人感到「啊!台灣若被滅了會很可惜...」的東西呢?

說真的,我為這種侷促感焦慮很久了

週五晚上的課
「目光是一種力量」


當人們無時無刻活在目光中,也就是說活在監控中
順理成章地會表現適宜當下的行為
不管監控是否實際達成,只要人們心理上感到"被注視",力量的作用便達成了
傅柯的圓形監獄被講述得很簡單,不過直到這一刻前我沒想到V2和這裡的連結
有時候各領域的知識是平行發展的
然後在某個瞬間會碰撞,才會發現萬事萬物道理都是相通的
碰撞的火花讓人恍然大悟,接著狂喜
我現在就是這種心情 (笑)

創作者介紹

五色月

ar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