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7.11雲門舞集戶外公演下午六點多
↑ 演出時不得拍照,所以就在開演前工作人員測光時照一下,傍晚還不到七點的時候,CANON拍起來明度還很亮


2009.7.11晚上在兩廳院藝文廣場,國泰藝術節──雲門舞集2009戶外公演。


我們是傍晚六點半到的,依據之前當義工的經驗再加上昨天氣溫來判斷,這個時間點去視野不算太糟也不會熱到,國泰藝術節都提供良好的大螢幕(有錢…),不會有上次安室演唱會蛋頂觀眾連螢幕都看得很艱難的狀況,當然想要更佳視野的民眾就得更早到,第一排的好像是下午兩點半。


我和妹妹一邊閒聊,一邊聽著口條佳的舞團經理兼主持人說話,這年頭的展演活動已經很少聽到功力這麼好的表現了,觀眾比較要求展演內容品質,對於公開場合或開閉幕儀式等的講話不太在意,展演內容好就已經知足,在展演場合主持要說得適切動人又不過分耀眼是必須的,尤其是這種大型戶外公演,既要宣導民眾紀律又要帶動現場氣氛,更要注意今晚主角是誰。我因為職業的關係,對於主持人的功力總會打個分數,在字幕還沒打出來前,我以為主持人是藝人呢!(相較之下,中午的喜宴主持人就……)


約六點左右飄了小雨,抵達時廣場上方還有一大片烏雲,主持人一邊信心喊話:「希望大家都不要撐傘,大家都能堅持到最後,雲門也會堅持到最後。」而表演中途烏雲散去,細雨稍稍濾過空氣中的煙塵,我仰頭看見了在都市上空久未明亮的星星,心裡特別高興。


對於這次公演,我給予很高的評價,其中一大部分原因是觀眾素質不錯,如第一幕《流雲》這支舞作,起初沒有音樂,只有柔緩帶勁的肢體,上萬觀眾不約而同屏氣凝神,維持幾乎和室內表演一樣的水準,在第四支舞《輓歌》表演之前,林懷民上台請觀眾為了九二一罹難者暨其家屬默禱一分鐘,那全場靜默的力量也十分撼人呢,好的表演需要好的觀賞者支持,是夜我感到如此愉快,雖然曝曬了數日的廣場地板到晚上八點還是螫人屁股。


只有一點瑕疵可挑剔的,就是在座席規劃時可以更好些,雲門應當合理預估入場人數,在下午觀眾陸續到場時便整點整理一次排面和隊伍,才不會造成部分區域間距過於寬鬆,後來的觀眾區域過於擁擠,而開場前才到或中途參與的觀眾便很難入座,在走道間來來去去找尋位子也阻礙了動線和視野,並非每個觀眾都能這麼早來的,排除萬難在下班後就算只能看到一支舞也要趕來的觀眾難道就沒有好好享受一下的權利嗎?假使前排沒有空隙也就罷了,我卻看到有人圈圍很大的空間人口密度疏鬆,有人卻在外圍罰站乾瞪眼的狀況。六支舞跳來時間不長,為了藝術忍一下沒關係,不過倘使主辦單位能適時整理一下前排,不是能容納更多觀眾,讓更多人共享美好嗎?我想起在日本觀賞多次戶外演出的情形,日本民眾善於排隊,是講究排隊方法、效率、秩序與公平性的,因為很完善所以大家都心甘情願好好排隊,昨夜觀眾既然有些涵養,相信只要主辦單位稍加提醒就可以改善觀賞品質。


談完這些閒雜事就要回到舞作本身,演出的六支舞當中,我最喜歡《狂草》和《花語》,《狂草》剛中帶柔,《花語》則是一派爛漫,這兩支舞的視覺語彙均完整,而其他舞作偏於片段。巧勁、肢體的耗損度、四人舞的契合度、節奏律動的快慢緊疏,你可以隨意跟書法裡的狂草互相對映,筆勢、行氣、點及線條,不必要具體比照,就讓思緒跟隨舞者舞到哪裡,也可以根本不想,配樂給予一種骨髓崩落的激冷暗示,你的眼耳口鼻會和舞者那廂危險的動作一同發出破碎的驚詫和瞠目結舌,然後又恍神懷疑配樂是狂草在紙素上飛騰的聲音,唰!唰!唰──唰!一筆一手姿一筆一抬腿,一流線一轉態一流線一滑躍,那一點、是肢體一頓!正好鑲嵌。


《花語》就是萬片紅玫花瓣的浪漫了,藝術家總是要歌詠一下愛情,一組一組雙人舞,搭配粉嫩多彩的服裝,在花瓣鋪就的舞台上翩翩,在右方噴濺的花雨下酣暢淋漓,腳步移動時隆起的花瓣小丘起伏爾後暫且蟄伏,隨即在一個甩跳向上飛濺幾點,活潑靈動的桃紅花瓣就像繽紛的色點,背景以反射凹凸金屬版鏡射舞台花瓣與舞衣,實在很難形容這樣的視覺效果,只能說是我看過最綺麗的萬華鏡。


雲門二十年,令人非議處有之、招人閒言者亦有,許多八卦就不在此細數,但每次新作都有新意,每次都能看到不同的雲門,光為此就應該給予掌聲。


末了邀請民眾上台花雨體驗,我在此記一位白髮老翁很愛演(大笑),在台前展現沉醉的哲思模樣,引起滿場喝采,連身後的小朋友觀眾都衝去前面看,邊跑邊說:「那老爺爺好可愛。」


2009.7.11雲門舞集戶外公演等待時自嗨
↑ 這是等待開演的自嗨自拍,拍得還算正所以放上來,請容我縮小一點放……(羞)

PS.真後悔散場時趕回家沒拍到老爺爺……


創作者介紹

五色月

ar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