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在蹲馬桶的時候,翻看村上春樹的朝日堂,這是最近兩年才出的中譯本,以往沒看過他閒談類的文字,這種文字很適合在馬桶上看,嘿,不知道村上先生若知道有讀者這樣說會有何感想?

雖然是這兩年才出的中譯本,村上春樹在這本書裡瞎扯淡的時間其實很年輕,1949年出生,而朝日堂約莫創作於三十來歲,正是愛碎念又不甘寂寞的年紀,我讀到一段村上先生談論自己的婚姻生活,他說不解那些當了主婦就穿著隨便的女人,他自己會謹守某些原則,比如:洗完澡不會穿一條內褲閒晃,在家都會穿著整齊,也不會在太太面前放屁...

放屁?

想放屁卻意識到太太在一旁便憋住了,憋住自己放出腹中脹氣的慾望,憋住括約肌執行生理機制的舒暢感,「不會在太太面前放屁」,就表示他想放屁的時候大腦會直接連結意識到太太是否存在,但我卻不相信這種意識對他來說已經正常到如同生活,而屏除任何不自然,如果是自然慣常的事情,他幹嘛特別講?講成似乎是值得自豪的對妻子的貼心舉動?講成是他維持婚姻生活的要訣之一?

我想村上先生應該很少放屁,因為他是擁有慢跑習慣的良好運動家,又沒有一般會社職員的應酬交際,飲食起居健康胃腸通常健康,所以放屁量比一般人少很多吧,那麼偶一為之的忍耐的確會讓他不自覺的「故意貼心」,如果他是一般庸庸碌碌的上班族,多去一間居酒屋多一根菸多打幾個飽嗝可能就多了屁,還要他強忍,這樣的婚姻生活不是貼心,而是充滿虛偽了。

「屁」是身體健康的指標,惡臭的屁味可能代表著胃腸正被欺凌,身為夫妻應該要能藉此察覺對方的飲食與身體狀況有異。在公眾場合「放臭屁」固然是一種公害,但在家庭裡也要憋嗎?我很難理解「憋屁」被日本人視為對家人貼心的舉動,所以我擅自揣測村上先生的「憋屁」其實有更多的必要條件,首先就是他胃腸很好、不需常常憋屁,再者就是他放屁的時間節奏很固定、能夠掌握,或者他要放屁的時候能夠優雅自然、不讓妻子發覺地走進廁所或獨處。這三項條件都有難度啊、身為妻子還是別向另一半索求這種體貼的好。

去年跟還不是老公的老公去看影展,一部東洋片裡的主婦角色,於丈夫在家時刻硬是無法排便,必須在丈夫上班的時候才能上大號,因為每天晚上都在隱忍便意終釀成痛苦的便秘,而丈夫因為從來沒看過妻子上大號,所以根本沒意識到妻子的痛苦,最後妻子受不了頓生殺機!日本片耶、這種黑色幽默的題材,表示日本人也意識到家內「憋屁憋便」的不正常了,而會把「憋屁憋便」拿出來在檯面上講的文學藝術電影作品,就我所知大概都是日本人。

看完電影後,還不是老公的老公問我會不會「在老公面前憋屁憋便」?我那時心裡還沒有確定的答案,畢竟誰都想在喜歡的人面前保持良好形象,口齒如何回答我印象已模糊,電影中太太是否成功殺夫我也忘了,今天在馬桶上看了這麼一段文字才想起該片。

我啊會繼續蒐集作家們怪異的言論,往後與人聊到村上春樹,我會附加一句「他是會在妻子面前憋屁的作家」!這樣滿有趣的啊~~把作家歸類為「會憋屁」和「不會憋屁」,那我就是屬於「不會憋屁」的,只不過我還不是作家!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五色月

ari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riko
  • 這篇文章放在讀書心得類還有點心虛哩~明明就是在講一些屁話……應該要放在健康生活!!

    屁話就可以扯一千多字 :p